首页>国际

中产阶级缩水 日本社会结构向“金字塔型”下沉

2016年05月28日 17:05:07 出处:新华网看过:0进入 CUTV社区

字体:

   新华社东京5月28日专电 财经观察:中产阶级缩水 日本社会结构向“金字塔型”下沉

  新华社记者沈红辉

  二战后,日本经济高速发展,形成中产阶级队伍庞大的“橄榄型”社会。但近年来,“安倍经济学”未惠及民众,造成贫富加剧,加上人口老龄化严重,社保负担沉重,就业形势低迷,日本社会结构逐渐向“金字塔型”下沉。

  贫困人口激增 贫富差距拉大

日本国税厅的统计显示,2014年,日本“贫困群体”约1139万人,较1999年的约804万激增42%。安倍政府2012年底上台,到2014年短短两年时间,日本“贫困群体”又增加约50万人。

  吃低保的赤贫阶层也在扩大。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底,领取低保的家庭达163.4万户,总人数为216.6万人,双双创出新高。

  长年关注日本社会贫困问题的日本律师联合会前会长宇都宫健儿对新华社记者说,日本零储蓄家庭占比已达约30%,而在上世纪80年代,这一比例仅为5%,“如今,每3个家庭中就有1个家庭无存款”。

  零储蓄家庭激增,主要由战后婴儿潮一代老人(1946-1964年出生)“储蓄被蚕食”所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婴儿潮一代老人跌入贫困线以下。他们一方面得接济因经济低迷而收入低下的子女,又得照顾长寿的父母,这种“夹心”状态让他们原本用来养老的储蓄逐渐见底,经济上日益窘迫。

  一边是不断增加的贫困人口,另一边却是在安倍政府上台后,日本大企业和富裕群体财富屡创新高。

  财务省的统计显示,2014年度,日本约5000家大企业留存的利润达299.5万亿日元,同比增加14万亿日元,连续8年创出新高。美国《福布斯》杂志日前发布日本富豪榜显示,日本前四十大富豪的总资产2015年度飙涨至15.4万亿日元,在安倍政府执政的4年内翻了一倍以上。

  终身雇佣被弃 非正式用工普遍

  日本战后能建成中产阶级庞大的社会,终身雇佣制功不可没。然而,在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企业效益严重下滑,在经济界要求下,日本政府修改法律,牺牲劳动者利益,允许企业雇佣非正式员工,抛弃终身雇佣制等日本职场传统。

  进入本世纪后,非正式员工数量连年递增。厚生劳动省的统计显示,2014年度,非正式员工达1962万人,约占全部劳动者的37.4%,较1995年增加900多万。

  宇都宫指出:“和正式员工相比,非正式员工的工资仅是其约一半,无晋升机会,在各方面遭受不公。一旦企业效益不好,他们就会马上被解雇。”在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时,日本企业非正式员工大批被裁,被迫流落街头,引发严重社会危机。当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就要求日本政府解决非正式雇佣横行问题。

  日本共产党宣传部长植木俊雄说,安倍政府上台后,非但不致力于改善这一问题,还在2015年再次强行修改相关法律,进一步为企业雇佣非正式员工提供方便。

  提高消费税 社保负担转嫁民众

  随着日本老龄化加剧,日本政府社保负担连年增加,每年需增加约1万亿日元支出,才能维持现有社会福利水平。2014年,以弥补社保开支缺口为借口,日本政府将消费税税率上调3个百分点。政府税收增加约5万亿日元,但安倍政府只肯拨出5000亿日元用于每年增长的社会保障支出,剩下的5000亿日元缺口通过降低各项社保标准或增加民众负担等所谓“阵痛改革”堵上,造成民众在医保、养老金等福利制度上的负担进一步加重。

  宇都宫表示,近年来,日本政府一直在将社保负担推给民众,并将税收负担从高收入群体转嫁至低收入群体。他说,近30年来,日本政府一直对大企业和富裕阶层实施减税,对老百姓增税。以企业利润为征收对象的法人税税率,从上世纪80年代的约50%下降至目前的不到30%,未来安倍政府还考虑进一步下调。日本个人所得税采取累进税制,最高收入群体的税率从上世纪80年代的75%,降至目前的45%。而消费税是一种对全民征收的税种,收入越低,实质税负越高,提高消费税造成低收入群体生活更加艰难。

  而令宇都宫感到惊讶的是,安倍政府一方面减少社保支出,一方面却大力增加军事开支。安倍政府上台后,日本国防费连续4年上涨,突破5万亿日元大关。

  年轻人普遍感到前途迷茫

  在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步入“失去的30年”。如今的日本年轻人,似乎也成了“失去的一代”。

  文部科学省的调查显示,受贫困家庭增加影响,2012年,日本大学生助学贷款申请率增至52.5%,而在1996年,这一数据是21.2%。这背后是日本政府对教育支持的严重不足。经合组织2015年底公布的统计显示,日本对教育机构的财政支出占GDP的比例仅为3.5%,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排名倒数第一。

  因就业环境恶劣,不少大学生毕业后,只能找到非正式工作。统计显示,20岁至30岁群体非正式员工占比高于平均水平。因工资低,很多大学生无力偿还助学贷款。据日本学生支援机构统计,2013年约有33万毕业生拖欠贷款。

 

  宇都宫说,自杀已成为20岁至40岁日本年轻人排名第一的死因。“如今的日本社会,已成为一个年轻人无法拥有希望、拥有未来的社会。”他说:“日本社会的现实,和安倍那些漂亮的口号相去甚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