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内

女子棒打学生致死追踪:家属反映其有精神病史

2016年05月30日 08:26:13 出处:北京青年报看过:0进入 CUTV社区

字体:

图片来源:五莲发布官方微博截图

  5月28日上午9点左右,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高泽镇西楼村四名小孩被辅导女老师李某打伤,其中一人抢救无效死亡。昨天上午,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死者家属,他表示,送孩子去该老师家中已有四五年,一直未发现李某有任何异常。

  昨天下午,五莲县人民政府发布官方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李某曾任村小学代课教师,2002年11月被清退,据其家人及村民反映本人有精神病史。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某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事发

  辅导老师关门棒打学生

  造成1人死亡3人受伤

  5月28日晚,有网友爆料称,山东日照市五莲县高泽镇某村十几名孩子在上辅导班时,突然遭到女辅导老师关门棒打,造成1人死亡3人受伤。据了解,被老师殴打致死的学生何某,今年12岁,五莲县高泽镇西楼村人。

  昨天上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死者父亲何先生。据他介绍,28日上午,十几位孩子和往常一样在李某家中辅导作业时,李某突然锁上门,用擀面杖朝十几个孩子打过去。之后,有几个孩子打开门跑了出去,但还有四五孩子没跑出来,被李某打伤。

  “跑出来的孩子说老师突然和疯了一样,用擀面杖打他们。”何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在外地工作,28日中午接到家人说孩子出事的电话后,急忙往家赶,下午到达五莲县医院时,孩子已经不行了。

  女辅导老师李某的多名邻居对当地媒体说,事发当天上午,李某突然将家门反锁,然后找来木棒追着十来个孩子殴打,“也不说什么话,拿擀面杖就打他们,人太多太乱,跑出来几个,赶紧叫人去救他们,回去就已经不行了。”

  其中何先生的儿子被李某用擀面杖打中了头部,经抢救无效死亡,另有3名孩子受伤,有的胳膊被打断,有的头部被打伤。其中一位受伤女孩的家属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孩子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头上有伤口和淤血,现在仍在留院观察。

  调查

  行凶者在村里开辅导班

  十几个五六年级学生参加

  何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家和李某家相隔很近,两家中间仅隔两户。他儿子今年12岁,上小学六年级,孩子从三年级便送去了李某家中辅导,平常放学后或者周六日就会去李某家中,让她帮忙辅导孩子作业,一个月100多元。

  据何先生介绍,李某50岁左右,之前在村里小学做代课老师,后来被清退,在家办辅导班,村里十几个五六级的孩子都在那里接受辅导。何先生说,自己与李某并无冤仇,儿子也很懂事听话,不明白为何李某会下此狠手。

  当地一位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西楼村只有李某一家在开辅导班,县城里的辅导班距离村子远,大部分家长没有时间接送。他表示,李某被清退时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问题,“这么多年了,要是有什么动静一个村很快也就传开了。”

  另一位村民也向北青报记者表示,事发前未发现李某有什么异常举动,“就和正常人一样,也没听说她和哪个孩子的家里有过冲突矛盾,如果有矛盾,家长也不会送孩子去她家辅导了。李某家人说她有精神病,但之前我没听说过。”

  李某的多位邻居也对当地媒体表示,李某平时人挺好,对孩子们也不错。事发后,有消息称李某有精神病,但家长均表示不知情。此外,李某有一个孩子,在外地工作,平日和老伴两个人在家,出事当天正好赶上老伴上班。

  进展

  官方通报:嫌犯被刑拘

  家属反映其有精神病史

  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致电五莲县政府,其新闻科的一位工作人员证实,李某曾任村小学代课教师,2002年被清退,“被清退是因为当时的政策原因,不是因为精神病。”他表示,现在警方对李某的精神鉴定结果还没出来,案件还在侦查过程中。

  那么李某私办辅导班是否合法?该工作人员对此回应称,“这种算不上正规的辅导班,农村里也办不出这种辅导班,他们都是邻居,就是照顾一下孩子,帮忙辅导下作业这种性质。”

  昨天下午6点35分,五莲县人民政府发布官方通报称,2016年5月28日上午10点34分,五莲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在高泽镇西楼村发生伤人事件。10点45分,五莲县公安局高泽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迅速将犯罪嫌疑人李某控制。

  经初步调查,上午9时许,李某(女,50岁,系高泽镇西楼村村民,曾任村小学代课教师,2002年11月被清退,据其家人及村民反映本人有精神病史)将在其家中委托其照看学习的本村4名孩子用擀面杖打伤。受伤孩子迅速被送往医院救治,其中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另外3名孩子中1人已出院回家,2人正在医院治疗观察,病情稳定。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对话

  死者父亲:行凶者也曾是我的老师 和她无冤无仇

  昨天上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死者孩子父亲何先生。何先生说,他自己曾是李某的学生,也和李某是邻居,一直未发现李某有任何异常。

  北青报:您是什么时候把孩子送去李某家中接受辅导的?

  何先生:我们家和李老师家很近,孩子三年级起就把他送过去辅导了。最开始有七八个孩子,现在有十几个,都是附近的孩子。放学后我们就送过去,也就是辅导孩子写作业,孩子不会的可以请教一下。

  北青报:有消息称您曾经也是李某的学生,是真的吗?

  何先生:是真的。但我上学时,李老师人一直很好很和气,也没见过她打骂学生,没想到突然间就这样了。

  北青报:您和李某家里有过什么矛盾和冲突吗?

  何先生:没发生过什么矛盾和冲突,我们一直无冤无仇。我儿子也很听老师的话,见了李某都会有礼貌地打招呼。

  北青报: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何先生:我打算走司法程序,给儿子讨回公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媳妇刚怀孕3个月,接受不了,因为这个打击已经住院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