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台:

特色频道:

11月17日香港见闻录|暴力面前,这才是一座城该有勇气

2019-11-17 21:45:41 |
|

这个周末的香港,让连日灰暗的心里有些亮起来。

有因看到自发清理路障狼藉的市民,

也因看到身穿绿色短袖的最可爱的他们,

更因终于看到沉默的大多数、吓坏的大多数对阻碍清路的暴徒的驱赶对峙。

邪不压正,才是这个城市该有勇气!

香港市民自发清理路障,一个黑衣人背对市民而坐

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个城市像香港这样:

城市之于人的角色可以切换得如此之快,

两步入山,三步见海,转身都市。

既有拥抱世界的开放气质,亦有浓浓的烟火气息。

曾在一家茶餐厅的墙看到一幅字:

点点心思都变鲜香脆甜,纷纷世事但愿舒泰祥和。

从某个侧面,这或许就是

这座城市的温情和雅量的白描。

总不愿意相信,

一个热气腾腾的城市就这么就说变就变了?

这座城市真的如人所说在“行小善而纵大恶”?

这一个月里,亲眼见到

燃烧弹在面前烧起、忘记随身准备口罩被催泪烟呛到双眼通红,

因堵路步行几公里走回住地,

也曾落单被黑衣人拦住盘问而不敢用普通话回答。

不可否认,压抑和恐惧

确实成为很多香港人的生活底色。

在电梯里互问“早晨”的情景渐渐少了,

人与人避免眼神交流,

因为不知道对方是“黄”还是“蓝”;

小学生因为模仿本地电视上的暴力画面,

开始推搡同学、学骂脏话;

在港工作的内地人给手机屏幕贴上了反光膜,

防止被看到简体字,一言不合被围殴;

一把年纪的老人竟要雇私家侦探

寻找已经许久不回家的“黑衣”女儿;

连日的堵路打砸,

即使被驱散一时,

又如蟑螂一样散而复聚,

出门提心吊胆的香港人选择周末去深圳透透气,

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如果说,

此时的香港容不下一张学习的课桌,

那么说,

在这里找不到一张可以说笑聊天的餐桌

也是不为过。

这些听起来可悲甚至荒诞的情节,

确是发生在当下香港。

历经劫难之后的混乱的街道

柏拉图的《理想国》里,

牧羊人发现一枚神奇的戒指,

戴上它就能够隐身,

做任何事都不被看见因而不受惩罚。

如果有这样一枚戒指,

你会选择坚守良知还是为所欲为?

很不幸,

他们选择了为所欲为。

砸店铺、拆围栏美其名曰搞“装修”;

烧地铁、断铁路美其名曰“伤物不伤人”;

围殴落单警员、起底记者美其名曰“私了”;

持刀刺议员、泼汽油烧市民、掷砖头砸死老人的暴徒被称作“义士”

……

这世上

没有人会因为太年轻而不知后果,

只会有人故意让所谓的愤怒而盖过良知。

集体暴力的走向,

从来都是“没有最暴力,只有更暴力”,

随着书香校园的烽烟四起,

香港的暴乱进入了接近失控的一章。

几个月来,

觉得脚趾头都想得明白的道理,

对于暴力上头的他们

却感觉进入了两个平行时空。 

科大生失足坠楼栽赃警察,

当监控证实警察并不在场,

却反怪警察当时如果在,

周同学就不会坠楼。

头盔贴标语冲击警察记者会,

却反怪警方取消记者会剥夺知情权。

泼汽油点燃市民,

文宣却称“火烧人”

是警察雇特技演员饰演抹黑,

网上视频是预先拍好效果。

既是特效,

为何又旋即在电报群组

急叫纵火者拿上护照快逃离境?

在校园砌堡垒,设岗哨,出入搜身,

看似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自己却玩的认真。

自命“民主自由”,

却用暴力剥夺别人出行自由、返工上学的权利。

自己所做的,不正是你口口声声所憎恨的吗?

很多时候,

不可理喻到让人发笑却又笑不出来。

越是苦口婆心规劝正告,

他们越觉得自己在做着“惊天动地”的大事,

浑然不觉

自己已经成了一颗被利用的燃烧弹。

黑衣黑面黑色的眼,你就是这样寻找“你的光明”?

即便有知识和道德的人,

在煽惑与鼓动下

同样会变得集体盲从,与恶为伴。

数月的集体暴力中,

某些等待收割“人血馒头”的煽暴者身影无时不在。

脱轨于法治的民主就是民粹主义,

被煽动的民粹主义又会发展为恐怖主义。

为了吸引眼球或宣泄情绪,

将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放在一边。

既然把有些国家奉若自由民主的神明,

那也总听过美国人那句

“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

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美国人也不拆自己家!

一座城市再乱,也总会有脊梁在默默坚挺

此时的香港,

多区马路仍有路障,

交通还没有完全恢复,

停课仍在继续,

店铺零星营业,

黑衣人还在有些街区流寇般游荡。

亦在此时,

手机上不断收到

相约几时去街头清理路障的短信;

电视直播上,

街头捡拾砖头的人

从一个变成了一群;

撑警的人们挺起腰杆,

在街头喊出“警察好嘢!”;

某些一直对暴力支支吾吾的媒体,

也终肯承认:

清路也是一种民意。

微信上流传一段视频:

警员面对戴着工地手套、

拿着工具的香港市民说:

“其实我们人是够的,

给点时间,我们处理,

我不想你们被拍照起底,

用你们的心意支持,

用你们的选票支持……”

从闹哄哄中抬起头来,

让人感到终于有阳光透进来,

心生明亮。

如《香港故事》一书的序言中写道:

一个愿意为18岁以下青年提供紧急寄养服务的城市,

不可能不在乎青年人的前途;

一个愿意为盲人提供口述影像服务的地方,

怎会愿意舍弃自己光明的前景?

无论距离平静还有多少站路,

仍然坚信,

香港毕竟是香港,

香港终究是香港,

香港永远是香港!

宁静的东方之珠,应有的美丽容颜

来源:临江仙客

最热新闻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