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台:

特色频道: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里有哪些内容?美国到底想干吗?

2019-11-21 21:21:58 |
|

“我们强烈敦促美方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阻止该案成法,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否则,中方必将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坚决反制,一切后果必须由美方完全承担。”

11月20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召见了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柯有为,就美国国会参议院审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

同一天,中方罕见“七箭连击”,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外交部驻港公署及香港特区政府接连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方。

谴责都指向这个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到底想干吗?

当地时间11月19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参议院版本,也通过了有关限制非致命武器出口的“保护香港法案”。这份法案,和上个月由众议院通过的“2019年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内容差别不大。

按进度,这个法案将在总统签字后正式生效。

参议院版本重点说了这些:

国会要求美国国务院按年汇报“香港问题”,包括香港公民自由程度、以及香港自治受到侵害程度;

如果存在“香港特区通过立法将美国公民引渡内地”的倾向,美国总统需要向国会汇报;

香港在法律层面是否有能力执行香港与美国之间的各种执法协议;

如果香港的立法存在“危害美国利益”的情况,美国国务院需要向国会汇报;

美国政府应向任何“违反香港人权”的外国人进行制裁,包括冻结财产、禁止入境美国等……

看完这些,笔者有些迷惑,这怕不是把香港当成了美国的一个州了吧?

香港人权法案“项庄舞剑”

尽管“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仍然需要通过美国总统签署,才能生效实施,但是对于不可见的未来,香港法律界存在不少担忧。

笔者联系到了香港执业大律师龚静仪,她告诉笔者,最近,在连登讨论区上曝光了一份制裁名单,里面涉及反对派要求美国政府制裁的中港人士和机构实体,值得注意的是,反对派企图将香港司法机构各级法官的名单,也交到美国,要求法案通过后,便制裁他们。

“要是美国政府真的在通过人权法案后,再制裁香港法官,这根本是勒索香港法官,要挟他们不能做出对黄丝分子不利的决定,否则便要备受美国制裁,这肯定会彻底摧毁香港的法治!美国政府要是真的行这一步,便等于公开和香港暴徒里应外合,赤裸裸地公告世界美国要协助暴徒夺取香港的管治权!美国政府对香港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劲则认为,美国参议院通过这个法案,实质是“项庄舞剑”。

“从根本上,我不认为美国发自内心的关心香港的人权和民主,我认为它的核心目标,就是为了牵制中国,施压港府。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法案)并不合理。但是它可能产生一个后果,就是美国国务院、商务部、白宫可能每年都会对香港是否具备美国所认同的那样一种特殊地位,进行年度的审查或者认证,这样的话,就会对香港形成某种压力机制。”

而美国此种做法带来的压力,伤害的绝不会是单方面。

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就分析,这个法案如若实施,必将伤害到在香港投资、工作的美国人。

“香港作为国际大都会,有众多国家人士在港经商、工作、旅游、定居和读书。像美国企业就在香港设有290个地区总部和434个地区办事处,并有超过85000名美藉侨民在港居住,拥有庞大的商业利益和贸易顺差。因此,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西方企业,已经是香港繁荣稳定的获利者,一旦贸然对港采取惩罚措施,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西方企业人士同样会受到惩罚,利益同样受损,这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

而在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看来,这份法案看似措施严厉,但本质上是个更注重形象展示而非实质性举措的法案,总体看反映出美方的焦虑心态。

“这是在中美实力对比发生显著变化,中国显著缩小与美国实力差距,而美国自身增长能力相对薄弱、政府公共政策和治理能力供给不足的背景下发生的。以往美国指责中国的时候,更多的是显示居高临下的优越感,现在它更充满了一种内心的焦虑,所以会更极端和更激烈。它摆出张牙舞爪的态势,实际上这是美国内心虚弱,而不是强大的表现。在手段的选择上,也凸现了美国到处乱伸手,充当人权教师爷的傲慢自大,与可支配资源日趋贫乏有限之间的显著张力。”

“长臂管辖”:美国政客为何乐此不疲

在参议院通过法案后,参议院议员卢比奥迅速在社交媒体发文:“香港,我们听到你的声音。我们继续与你们站在一起。今晚,参议院通过了我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俨然一副“救世主”的姿态。

卢比奥正是这个法案的幕后推手。

▲马尔科·卢比奥

自从2010年当选议员以来,卢比奥对中国一直很“上心”,“逢中必反”, 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西藏问题、南海问题、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凡属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重大涉华问题他都要插上一脚,而且是狠狠的一脚,反华调子最高,出的主意最损。

他曾呼吁关闭在美所有“孔子学院”,主张封杀中国高科技公司,还会见“藏独”头目。早在2016年11月,他就在美国与“港独”分子黄之锋会过面。2017年2月26日,卢比奥正式当选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的主席,当天他就宣布,将重新提出针对中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而根据中国外文局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以来,卢比奥发起或参与提案335件,其中涉华提案就有12件,占其提案总数约0.3%,涉及到中美贸易、香港、新疆、南海等。

难怪连美国《华盛顿邮报》,都称他为“特朗普当局中‘最喧闹的中国批评者’”。

而他最为国人熟知的事迹,发生在今年6月17日。他将华为公司称作“专利流氓”后提交法案,要求修改美国国防授权法,禁止华为通过美国法院向美国企业索要专利费。

要知道,先前天天叫嚷着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人里,他可是声音最大的。

话说回来,这样一位极度“关注”中国的政客,到底对中国有多了解呢?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他并没有到过中国,而从公开言论看,早年间,卢比奥在佛罗里达州议会任职时,很少就中国问题发表看法。

但为什么自打进了参议院,他的反华提案和言论一路上升,话风就突然变了呢?

究其根源,和美国政坛近年来的风向息息相关。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恢复磕磕绊绊,国内矛盾不断,阶层分化日渐严重,在国际上的“权力杠杆”也在不断减弱。与此同时,中国保持了中高速增长态势,跻身“十万亿元俱乐部”。

在这种情况下,从2010年开始,美国精英圈中的“精英圈”,也就是deep state,不从自身的政治、经济体制找原因,而是将矛头指向了中国,把遏制中国、打压中国作为了战略。

投机分子卢比奥,敏锐捕捉到这一风向,顺势成为“中国威胁论”的旗手。

如今美国的政坛,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与其说“反华”是他们的标签,不如说是他们做政治投机的“投名状”。

另一位反华“急先锋”泰德·克鲁兹,上个月跑到香港比比划划,以“自由民主”之名,赞美暴徒,却对暴徒光天化日之下焚烧地铁站、破坏公物的暴行视而不见。

▲泰德·克鲁兹

几天前,《南华早报》首席新闻编辑云丹·拉图就发表文章说,克鲁兹对香港现状的“无知”,令人震惊。

文章中云丹·拉图写道,“克鲁兹认为自己站在了荣耀最高点,扮演着白人救世主的角色。他想让部分香港人相信,美国是发自内心地关心香港利益,但实际他却背地里立法,想着如何为了激怒北京,制裁这座城市。”

云丹·拉图还进一步指出,这帮人内心完全不在乎香港民生,“他们就是在把香港当做中美博弈之间的一个棋子。”

虚伪就是这场卑鄙游戏的代名词。

所以,什么自由民主,什么“美丽风景线”、又或者是“与你同在”,信他你就傻了。不然看看乌克兰、叙利亚,今天的民不聊生,有哪个美国政客“与你同在”?

再看看曾经为美国的颜色革命立下汗马功劳的“白头盔”组织成员的下场,从棋子到“弃子”也就是一步之遥。(有关“白头盔”组织,请看前日文章:被卸磨杀驴的“白头盔”们警醒了谁?)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

卢比奥说,“香港人民意识到未来是个什么情况,他们看到香港自治和自由遭到一步一步地瓦解。”

那么就让这位政客看看,香港在发生什么,他口中的自治和自由,正在把香港带到什么地方:

暴力分子大肆打砸烧、无差别欺凌和攻击无辜市民、强行霸占校园并围攻青年学生、有组织地袭击警察,这已经是激进暴力犯罪行为。正是这些行为,在一步步瓦解香港的法治和自由。

暴行之下,香港经济也进入了“技术性衰退”期。今年三季度,香港经济增速“滑”到了新低:-2.9%。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至10月经季节性调整的失业率升至3.1%,高于7月至9月的2.9%;就业不足率由1%升至1.2%。

美方干预中国内政、阻碍中国发展的不轨企图,实质性地牺牲了香港。

香港之殇,要以多大的代价去治疗?而给出“药方”的,绝不是远在大洋彼岸煽风点火的那些人。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的今天、明天,香港的繁荣稳定,一定是与祖国紧密联系在一起!

来源:央视网

更多内容,请点击浏览

最热新闻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