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台:

特色频道: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2019-09-20 20:14:18 |
|

上一回茶餐厅讲述了《毛孟静的开屏与变脸》,身为立法会议员,毛孟静不惜让立法会成为反对派的演艺场,“纵暴”以捞取政治利益,是街头暴徒和港独分子们的“辩护师”“保护伞”。

今天讲的是“暴力机师”谭文豪,同样身为立法会议员,多次发起机场示威,屡次在暴力冲突中现身,掩护暴徒,阻止警方执法。他一度通过机舱广播鼓动乘客参与机场大厅正在举行的“和平集会”,终因沉迷特权乱港行动而遭下岗。

如今,谭文豪还一直企图通过反叛和暴力改变命运。

机舱广播鼓骚乱,“暴力机师”遭下岗

44岁的谭文豪被称为“暴力机师”,他的专业特长,是善于别出心裁地在飞机上乱港。

2019年7月26日,从日本东京飞往香港的航班CX505即将降落,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英文广播,播音者正是国泰机师谭文豪,他鼓动乘客参与机场大厅正在举行的“和平集会”,并用粤语鼓吹“香港人加油,万事小心”。

所谓的“和平集会”,实则是骚乱分子阻塞通道、骚扰乘客。其间,一名老年乘客拒绝接受传单,而遭到骚乱分子的围堵谩骂。

▲谭文豪上台发表言论(图源:大公报)

“机师豪”不仅通过机舱广播支持骚乱。2016年,谭文豪进入议会变身“专业政客”后,经常多次发起机场示威,并屡次在暴力冲突中现身,掩护暴徒,阻止警方执法。

他开启了潘多拉的盒子,也殃及了他所在的国泰航空。这家有七十多年历史的航空公司频繁暴露出安全隐患,包括飞行人员参与暴力冲击被控暴动罪,以及恶意泄露航班旅客信息等事件。

2019年7月16日,国泰航空行政总裁何杲、顾客商务总裁卢家培双双离职。受香港街头暴力影响,国泰航空的乘客人数大减,只好实施短期应变措施,包括停飞部分长途航班。

2019年7月21日,谭文豪在Facebook上贴出辞职声明,声称已向国泰航空公司提出辞职,实时生效。

▲图源:谭文豪的facebook

冗长的声明中,谭文豪还附上了电影对白般的戏词,将自己塑造成“救世主”,他说自己辞职的举动,是为了“保护”国泰公司,希望“让航空界的风暴到我这里停止”。

对于谭文豪的虚伪之举,国泰航空并不买账。2019年8月13日,国泰航空及其大股东太古公司相继发表声明,表示谴责一切挑战“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权威的暴力行为,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止暴制乱、恢复法律秩序。

投桃不得李的谭文豪气急败坏,立马翻脸破口大骂,“过去两三星期,这间公司已经完全变成另一间公司,令我最伤心者竟有一批人,乐此不疲地不断打小报告。”

1990年,时年14岁的谭文豪要独自飞往澳洲读书,他连登机口是什么都不知道,唯有与亲朋哭啼道别。这时,国泰航空地勤人员前来相助。时隔二十年,昔日哭啼的少年沦为“暴力机师”,并与老东家反目成仇,谭文豪的薄情寡义,与乱港分子郑松泰如出一辙。

港嘢君在《郑松泰的十级梦和一嘴毛》一章讲过,因倒插国旗区旗而被香港理工大学开除教师职务,气急败坏的郑松泰不仅大骂母校,还恶狠狠地威胁将来“只做一件事”,就是以立法会议员的身份“监察理大”,“到那个时候,你就要来跪着求我了”。

“苦瓜脸”反叛起家,“马胆豪”暴力上位

谭文豪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自幼成长于葵涌的木屋区。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场大火又将谭家烧光。前往政府的安置区后,他家外搭厨房,更无独立卫生间。

谭文豪努力改变命运,最终成为国泰航空的一名“飞机师”。不过,他并不满足于此,他还有权力野心和政治抱负。近年来,香港政治生态越发恶化,谭文豪的机会来了。

2016年9月,他当选立法会议员,这得益于谭文豪的反叛与捣乱。当选前夕,他多次借助航空公司的机师工作干涉公共议题,制造“机场三跑”“新空管系统问题”等博取关注度。这让谭文豪赢得反对派的掌声,当选立法会议员。

谭文豪以批判他人起家,实际上并无多少政治建树和才学。2016年11月16日,他出席立法会时,居然将“马首是瞻”误读为“马首是胆”。自此,谭文豪被戏称为“马胆豪”。

“马胆豪”的确胆大包天。他不仅是乱港暴徒的“带路党”,也是保护伞。2019年7月7日,谭文豪与区诺轩公然在旺角街头为暴徒撑腰,他们站在防线前百般阻挠警方清场,大肆辱骂“死黑警”。

警察让谭文豪离开让他不要站在警察队伍前面阻碍警察

这一幕被香港无线新闻播出后,谭文豪理屈词穷却百般抵赖。他曾自述,“警察不是怕谭文豪,他们有所避忌的是一个立法会议员”。

公民党谭文豪阻挡警员推进,一度出言辱骂警员

仰仗着立法会议员的身份,谭文豪沉迷于特权乱港行动中。不料,暴乱现场却有祸乱分子大喊“谭文豪来啦,我们可以慢慢行”。

那一次,惨遭“猪队友”无意出卖后,谭文豪又装出一脸苦瓜相“我真系晕,叫他走快点!”

谭文豪长着“苦瓜脸”,却一直企图通过反叛和暴力改变命运。2019年8月22日下午,他在中环爱丁堡广场呼吁学界在9月罢课。

尽管充满陈词滥调,但谭文豪还是善于蛊惑人心。通过吹嘘捧场和倚老卖老双管齐下之后,谭文豪直奔主题——激烈批评香港教育制度。其实他并不懂得多少教育常识,蛊惑人心的演讲很快露怯了。于是,谭文豪开始歇斯底里地吹捧“年轻人有创意”,诸如使用激光笔“烧衣纸”等。

正如周星驰饰演的经典电影《整蛊专家》,谭文豪自幼也暴露出捣乱的天性。小学时,他曾将粉笔磨成粉末放置在吊扇扇叶上,一开启按钮就弄得满教室“催泪烟”。据一名教师回忆,儿时的谭文豪就“顽皮已极”:他曾在大街上将捡来的“溪钱”(冥币)放进同学书包和抽屉,曾满口污言秽语,一度被老师用胶带“木乃伊式”封嘴,并多次被罚站在乒乓球桌上。

成年后,谭文豪则酷爱暴力游戏,他相信争斗能够通向权力之路,并不惜赤膊上阵。2019年7月14日,一群示威者在沙田站急匆匆准备离去,想趁着最后一班列车赶回家。

以领赏钱为行动目标的示威者,自然没有多少政治热情。一如百年前的义和拳运动,当天空飘来一阵透沥雨,庄稼汉出身的“拳众”纷纷跑回家种地。

面对如鸟兽散的乱局,谭文豪“心急如焚”,向示威者解释:车站经理向他亲口承诺这不是最后一班列车,不要着急回家。他还逐个车门解释,劝人下车继续参与骚乱。

列车上的示威者却不为所动,惹得谭文豪捶胸顿足,“下一班车如不停站,我会跳下路轨令列车停下,后面的人一定可以离开,信我!”

明里“唱衰”中国,暗处“扫楼”在先

从小受歧视并不被信任,是谭文豪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他曾回忆说,一名老师开玩笑称谭文豪的发型像“饭碗”,他则迅速回击老师的发型似“蕉皮”。

至今,谭文豪仍坚持当年老师的玩笑话是“歧视”,而他的回击则是“为了抵抗不公义”。他内心脆弱、斤斤计较,几乎经不起一句玩笑话。

留学澳洲的昆士兰大学期间,谭文豪自述一度“修心养性”,踌躇满志地通过知识改变命运。1998年返港后,谭文豪觅得一份制造船用发动机的工作,月薪10800港币。不久,他又转行到国泰航空担任机师。

谭文豪的生活也从木屋飞到天上。2014年7月,他的双生子女呱呱落地。两个月后,香港社会爆发所谓“雨伞运动”,谭文豪找到了人生逆袭的机会,并乐此不疲:每天凌晨1时许,他喂过子女奶粉后便搭的士去金钟参与骚乱,直到4时许才回家。

几乎每一名乱港分子都是政治表演家。港嘢君在上一章《毛孟静的变脸与开屏》讲过,毛孟静擅长在关键时刻“晕厥”,以阻挠立法会的讨论,谭文豪则擅长制造和讲述“豪言壮语”。

“以香港来说一场偌大的运动,个人来说总想付出多一点,投入多一点。”谭文豪如此表达自己对街头政治的态度。

但是,当谭妻下达“金牌令”通牒,“你下次出去讲一声好啊,否则我当你包二奶!”生性桀骜不驯的谭文豪就乖乖回家了。不过,他觉得“心情有如逃兵”,惭愧、内疚、痛苦。

这场所谓的“反修例”运动中,谭文豪的确很卖力,不仅赤膊奋战在街头,还频繁找不良媒体发声鼓动骚乱,企图用街头政治的优势,弥补议会政治的短板,结果却事与愿违。

2019年8月24日,谭文豪、许智峰、张超雄之流公然鼓动九龙湾骚乱,导致20根智慧灯柱损坏,至少造成280万元公帑损失,这些损失将全部由香港纳税人埋单。最为讽刺的是,谭文豪正是九龙湾智慧灯柱项目的支持者。2018年5月,香港立法会通过“多功能智能灯柱试验计划”拨款,谭文豪当时投下赞成票。

一年后,眼看着暴徒损坏智慧灯柱,谭文豪不仅全程袖手旁观,还庇护暴徒。恶行曝光后,谭文豪被批评“好难捉摸”“唔系真心想帮市民”。

谭文豪时常将“香港公义”“市民福利”挂在嘴边,却暗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2018年9月,港珠澳大桥通车在即、港人可申办内地居住证,一系列利港惠港政策来临,谭文豪公然反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声言“被赤化”。

最近,香港媒体意外发现,谭文豪早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受益者,他在广东惠州购有楼房。

一边“唱衰”中国,一边在内地“扫楼”,谭文豪迅速声名狼藉,甚至为街头暴徒所不齿。

来源:港嘢茶餐厅

最热新闻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