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台:

特色频道: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英雄热血从未冷却

2021-02-23 08:06:11 | 来源:新华网
|

  吉林小城四平,在沈阳、长春之间,京哈铁路沿线上,它是连接东西南北铁路和公路的交通枢纽。

  因其所处位置,四平也是扼东北咽喉之军事重地。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在1946年3月至1948年3月间与敌人四次大战于四平,最终取得胜利,四平也因此成了英雄城。四平战役的胜利影响了东北解放战争各阶段的战局走向,为我党解放东北赢得战机并奠定坚实基础。

  图为四平市烈士纪念塔(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前有战士流血,今有后人秉持先烈之志砥砺奋进。

  英雄之城从不缺热血。

  向前,以美好生活为念

  1946年5月,本是山花烂漫之季,塔子山却宛如一片焦土。

  塔子山位于四平东南部,居群山之首,站在这里可俯瞰民主联军四平东线全部阵地,其得失直接关系四平的安危。为抢夺阵地,当时国民党新6军使用全美械装备,对塔子山进行了地毯覆盖式猛烈轰炸。

  奉命坚守塔子山的是新四军3师7旅19团,其前身是著名的叶挺独立团,号称“铁军”,曾参与南昌起义、井冈山会师、飞夺泸定桥、平型关大捷。在塔子山,他们再次演绎了激烈悲壮的一幕:子弹打光了,用石头砸、用刺刀刺……在击退敌人数十次冲锋后,伤亡已经过半。

  “塔子山像是一个绞肉机,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倒下了。”原广州军区副政委单印章曾亲历了这场战斗。2016年接受采访时,老人迟迟不忍回首那段历史,因为想起那些惨烈的牺牲场景,总是会落泪。

  出征前,很多战士会穿上新军装。谁也不知道这场仗打下来是否还能活着回来。

  时任新四军3师7旅20团2营副教导员魏凯江曾回忆,他与通讯员依令撤离塔子山侧翼阵地时,面对无处躲避的炮火,身负重伤的通讯员挣开他的手,“别管我了,不然咱俩都得死”。从此,通讯员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四战四平,东北民主联军在浴血奋战下,最终掌控了战略要地四平。

  明知生死难测,为何偏向危中行?

  这是四平战役纪念馆内景(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四平战役纪念馆战史研究室主任张宇明说:“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赢得了广大人民认可。战士们多是普通农民出身,他们相信共产党能带领大家走向美好生活。这些将士们以此为精神支撑,才会不惧死亡。”

  英雄,从未被遗忘

  在四平战役纪念馆工作,张宇明目睹过很多感人瞬间,让她深感这座城市的温度。

  2018年纪念四平解放70周年活动上,耄耋之年的老战士刘雨亭从广西河池赶来。由于年事已高,无法乘坐飞机,老人辗转4天才来到四平。如此周折,只为再看一看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并将他参与四平战役时穿过的军装捐赠给纪念馆。

  这是四平战役纪念馆内景(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展厅中,刘雨亭找到战友的照片。他不顾劝阻,从轮椅上颤抖地站起来,挺直腰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那时大家说好,谁能活下来,就替别人铭记这段战争岁月,好好活下去。”他说。

  还有一位中年人,他只身来到纪念馆,在照片前不停寻找。后来,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处。

  良久,他弯下腰,轻轻和一张照片贴了贴脸。原来照片上的烈士是他未曾谋面的父亲,父亲离家赶赴东北时,他尚未出生。他懂事后才知父亲已经牺牲了……

  英雄从未被遗忘。

  四平战役纪念馆里,多年来,人们前来参观、缅怀先烈,这里年接待观众35万余人次。

  这是四平战役纪念馆展出的历史文物(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从小在英雄事迹的熏陶下长大,张宇明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在四平战役纪念馆从事四平战役史研究工作,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历史需要被人铭记,我愿意成为传承者。”她说。

  重生,老工业基地换新颜

  烈士纪念塔、英雄广场、仁兴街……70多年转瞬即逝,四平的大街小巷,仍保留着那段热血记忆。

  四平市中心,一座横跨京哈铁路的天桥记载着惨烈的四平攻坚战。如今,它的一侧是充满文化底蕴的老城区,另一侧是见证城市发展的新城区。

  经过辽河流域系统治理和生态修复后形成的四平市西湖湿地公园(2020年8月4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2020年6月23日,在四平市梨树县孤家子镇,忠元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宋忠元查看小冰麦长势(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战争年代,子弟兵为人民奉献生命。和平年代,英雄城依旧为人民谋福祉而不懈努力。

  第一台自走式联合收割机、第一辆四平牌大客车、第一台专用汽车……新中国成立后,四平创造了一个个奇迹,有力支援国家建设,成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四平还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全国产粮大县梨树县年粮食产量超40亿斤,是全国粮食生产五强县之一,是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后方。

  在四平市梨树县孟家岭镇马家油坊村,实施矿山复绿生态修复工程后形成的“小天池”景区(2020年6月2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在四平市康达农用机械有限公司的厂房里,机器轰鸣,近百名工人正加班加点生产免耕播种机。“年产近8000台免耕播种机,供应全国各地。”公司总经理杨铁成说。四平市拥有一批有自主知识产权和主打产品的农机生产制造企业,年产值超20亿元。

  近年来,四平市对2000年以前建成的253个小区分区施策,推进老旧小区改造。20世纪80年代建成的铁东区喜庆社区曾日渐破旧,很多居民有了搬家的想法。得益于改造工程,2020年社区发生了大变化,这里拥有了规划有序的停车位、绿植环绕的绿化地和宽敞明亮的楼道,百姓们的幸福指数大为提高。

  2020年4月22日,在四平市铁东区东星社区东兴小区,居民高静打扫改造完毕的楼道。新华社记者 张楠 摄

  旧城改造、南北河治理、矿山治理……“如今的四平,不仅越来越美,市民获得感也越来越强。”家住喜庆社区的李刚说,“我们要把英雄的精神传承下去,为城市更美好的明天努力奋斗。”

  来源:新华网

城市电视台融媒矩阵
最热新闻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