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台:

特色频道:

湘江治污的十年答卷

2022-08-13 08:50:30 | 来源:新华社
|

  悠悠湘江,由南向北流淌,承载千年湖湘文化。千里湘江,养育沿岸4000多万人口,被湖南人亲切地称为“母亲河”。

  然而,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湘江沿岸矿业、化工业等日益密集,这条沿线贡献着湖南四分之三GDP的大河,一度成为全国重金属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

  党的十八大以来,湖南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引,全面打响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防治攻坚战。

  五大“重灾区”重现碧水青山

  溪水穿林而过,在湘南苍山中汇成一江碧水向北奔流。“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青山脚下,岳麓书院门前的对联百年未变,映照着山前日夜不息的江水。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湘江水质呈恶化趋势。在部分河段,由开矿冶炼等带来的重金属污染废水直排江中。

  地处湘江上游的湖南省郴州市临武县三十六湾是重要的有色金属采选、冶炼区。曾经,小小的三十六湾云集了10万人的“淘矿大军”。

  这是生态修复后的湖南省郴州市临武县三十六湾矿山(2022年3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白田田 摄

  “当时这片深山老林是典型的畸形繁荣。”曾任临武县环保局矿业执法大队驻三十六湾工作队队长的雷军说:“采矿设备昼夜轰鸣,噪音回荡在山野之间,空气中弥散着洗矿刺鼻的药剂味,晚上根本无法入睡。”

  2013年,三十六湾被湖南纳入湘江保护与治理省级“一号重点工程”,2018年,成功申报国家第三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试点……十年来,各级共投入20亿元治理三十六湾。

  记者日前来到三十六湾采访时看到,巨大的风电塔在蓝天白云下徐徐转动,漫山遍野的花朵争相怒放。

  沿三十六湾顺流而下,与之并称为“湘江五大污染重灾区”的老工矿区,巨变也已悄然发生。

  衡阳市水口山的铅锌产量曾经占全球的三分之一,通过关闭近200家“小散乱污”企业,冶炼行业转型升级,“世界铅都”焕发新貌。

  这是湖南省衡阳市湘江两岸景色(2020年7月15日摄)。新华社发(彭斌 摄)

  在株洲市清水塘,133米高的烟囱不再“吞云吐雾”,15平方公里的清水塘地区正在布局智能制造等新产业,曾经“黑乎乎、灰蒙蒙”的城市变得“绿油油、水灵灵”。

  湘潭市竹埠港,告别长达百年的化工生产,每年减少排放废水200余万吨、二氧化硫约6000吨、工业废渣约3万吨,让包括省会长沙在内的湘江下游城市的饮用水源更安全。

  娄底市通过整治矿山、裸露山体、荒废田地,原本寸草不生,被称为“江南的塞北”的锡矿山重现绿色。

  湖南省娄底市锡矿山变成了绿意盎然的地质公园(2022年3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白田田 摄

  据湖南省生态环境厅公布的数据,2021年,湘江流域水质优良率达到98.7%,较2012年提高10.6个百分点,其中干流省考断面连续多年保持在Ⅱ类,地级城市黑臭水体基本消除。

  污染整治与社会共治并重

  千里湘江,有着千年冶炼史。

  自汉代始,水口山地区已开采银矿;百余年前,积善炼锑厂在锡矿山开业,至今这里累计产锑约占全国的1/3、世界的1/4……“世界铅都”“世界锑都”,湘江流域在赢得种种美誉的同时,污染也在不断累积。

  2011年,国务院批复《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湘江成为全国首个由国务院批复的区域性重金属污染治理试点。湖南省抢抓机遇,将湘江治理列为“一号重点工程”。从2013年起,三个“三年行动计划”依次展开。

  在新发展理念的指引下,新一轮的湘江治污摒弃了“边污染、边治理”的老路,湖南省及沿江八市掀起了一场治污风暴。

  移厂进园、移土进山、移河改道……通过“愚公移山”式的工作,“世界铅都”衡阳常宁市水口山38万吨历史遗留含砷废渣得到安全处置,100多家“小散乱污”企业整合成6家入驻工业园。

  青年志愿者在湖南省衡阳市湘江岸边捡拾垃圾(2021年3月21日摄)。新华社发(曹正平摄)

  在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铅冶炼厂里的环保车间放置了一个鱼缸,里面养了10多条金鱼。鱼缸里的水,正是经膜处理后的工业废水。

  湖南省衡阳市水口山一家铅冶炼厂内放置了一个鱼缸,里面养了多条金鱼(2022年3月10日摄)。鱼缸里的水,正是经膜处理后的工业废水。新华社记者 白田田 摄

  公司副总经理唐志波说,膜处理净化后的水能直接饮用,虽然1吨水的处理成本达20多元,但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我们提出‘不环保、不生产’。”唐志波说。

  “逐步还清老账,坚决不欠新账。”常宁市委书记吴乐胜介绍,随着当地水质明显改善,鱼类资源量近年来以每年5%左右的速度递增。

  据统计,十年来,湘江流域累计淘汰涉重金属污染企业1200余家。

  为形成更加广泛的社会监督,湖南向社会公开招募数百名湘江“绿色卫士”。

  十年来,湘潭生态环保协会的志愿者毛建伟持续监督清水塘、竹埠港等地排污口,多次向政府举报企业偷排行为。他和伙伴们看到,一些污染企业被关停,沿江排污口减少,原本时常五颜六色的河流,逐渐恢复成了一江清水。

  “政府和沿岸老百姓对环境治理有着共同的期盼,形成的合力让污染无处遁形。”毛建伟感慨地说。

  重金属污染治理的湘江探索

  国家重金属污染防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地处岳麓山下的中南大学,是我国首个重金属污染防治领域的国家级科技创新平台。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学教授柴立元介绍,中心曾攻关湘江冶炼重金属固废利用、重金属废水回收利用等技术,大规模应用后,一些突出的技术难题得到破解。

  “重金属污染治理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题。我们的思路是,以资源化的方式,在源头减少污染物的排放。”柴立元说。

  “世界锑都”锡矿山,7500万吨废渣曾遍布矿山各个角落,地表水砷、锑浓度超过国家标准,有毒成分威胁生态环境。

  当地曾广泛寻找砷碱渣的治理方案未果。湖南省举全省科研力量,组织湖南黄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中南大学等单位开展技术攻关。

  2021年12月20日,锡矿山地区砷碱渣无害化处理技术改造项目获得国家级专家组认可。专家认为,新技术解决了锑产业高质量发展的瓶颈问题,也为其它有色金属冶炼砷渣处理提供了思路。

  清水塘整体搬迁是湘江治污战中的一场“苦战”。在中央和湖南省支持下,株洲市筹集资金近300亿元,完成261家企业关停搬迁,株洲冶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在搬迁后实现转型升级。然而,工业生产“归零”后,如何治理留下来的污染场地是难度更大的课题。

  湖南省株洲市清水塘地区经过治理的污染场地重披绿装(2022年3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白田田 摄

  株洲在清水塘持续开展水系、历史遗留废渣治理及污染土壤治理修复,目前累计修复与风险管控污染土壤2800亩,得到世界银行专家在内的业内人士广泛赞誉。

  重金属污染治理难以毕其功于一役,湘江十年治理已迈出重要一步。湖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邓立佳说,在新发展理念的指引下,湖南将继续整合政府和社会力量开展攻关,探索建立重金属治理全过程、全生命周期治理之道,不断提升环境保护水平。

  来源:新华社

记者:谭剑、史卫燕、白田田

  视频记者:白田田

城市电视台融媒矩阵
最热新闻
最新资讯